服务热线:0555-2377527

欢迎访问安徽建大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90多个污水处理厂托管运营
来源: | 作者:ahjianda | 发布时间: 2019-02-24 | 236 次浏览 | 分享到:

       缺钱、少技术、欠管理,处理能力低、效果差,这是全国地方县乡污水垃圾处理项目普遍面临的难题。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一周年之际,《经济参考报》记者来到核心水源区湖北十堰调研发现,当地为保证库区水质安全,创新污染治理设施建设运营新模式,90多个污水处理厂全面打包委托环保企业建设运营方式,实现污水垃圾处理可持续运营,给行业提供了诸多启示。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水源区污水处理成效显著

  “丹江口水库水质保持在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二类标准,甚至有时数据可以达到一类标准,可以放心直接饮用。”在长江丹江口胡家岭水质自动监测站,工程师柳根指着几个自动传输监测数据的仪器向记者介绍。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于12月12日迎来正式通水一周年,北方人民最为关注的是“大水缸”还好么?近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来到核心水源地湖北十堰调研时发现,之所以一库清水安全北送,离不开当地治污的决心和努力,尤其是当地正探索污染治理设施建设运营一体化等诸多新模式,极具借鉴意义。

  十堰市住建委供排水监督管理处主任周斌说,要让入库水质达标,根本办法就是源头上整治排污口,实施雨污、清污分流,中间过程加快配套污水管网建设,最后“守门员”污水处理厂确保处理达标。为此,十堰确立“管网全覆盖、污水全收集、收集全处理,处理全达标”的目标。

  而在此之前,作为把手最后一道关的“守门员”却常常出现问题。2013年6月,十堰市最大的污水处理厂——神定河污水处理厂“偷排”污水被媒体曝光。经查,原因一方面在于水污分流不到位,一场暴雨让污水处理厂“吃不了”,致使污水从溢流口溢出;另外一个方面在于,污水处理厂存在原因技术人员水平不高、运营主管和监管同为政府部门等问题。

  “能不能另请高明,真正让专业公司专业的人做专业事?”十堰市住建委副主任张丙申说,经过多方研究讨论,最终决定让神定河污水处理厂为试点,采取第三方托管方式对污水处理厂进行运营。

  经过竞争性谈判等程序,2014年4月十堰市与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公司签订神定河污水处理厂委托运营协议,委托运营期8年。这也标志着十堰市污水处理厂正式开启市场化运营之路。

  近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来到神定河污水处理厂看到,由北京碧水源公司研发出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膜生物反应器(MBR)污水资源化技术,正在发挥神奇,将污水进行专业分离。

  “我们厂已经完成升级改造,排放标准达到污水处理厂污染物排放一级A类最高标准。”神定河污水处理厂厂长张群伟说,接手污水厂后,提标扩能,专业人员维护运营,成效明显,日处理18万吨,出水水质接近四类。

  有了神定河污水处理厂托管经验,去年十堰又将城区两家污水处理厂与一家垃圾填埋场渗滤液移交第三方运营,成功实现十堰城区污水与垃圾渗滤液处理托管运营全覆盖。

  今年,十堰大力探索推广第三方运营模式,逐步将95个县乡污水处理厂全部实现第三方运营。

  污染处理设施建设运营一体化破解业内三大难题

  张丙申说,大批基层污水处理厂建成后,缺人才、少技术、难运营,易出现“建好的污水厂晒大太阳”现象,是当前业内普遍难题。如果由基层尤其乡镇来承担,不仅对地方是一个巨大的包袱,更难确保这些设施能否正常、科学运转。

  而十堰的探索正好解决了这一难题:通过以县为单位,公开竞争性谈判方式,招标全国有污水处理资质和经验的企业来委托经营,以提高污水处理效率,保障污水处理设施长效运行。

  记者从神定河污水处理厂了解到,过去由于技术水平制约,厂里日处理能力只有12至13万吨污水,企业接管后处理能力达到18万吨,每吨污水处理成本也有所下降。

  “泗河污水处理厂我们自己算下来污水处理费一吨得5毛7,但北京排水集团做下来只要4毛8分钱。接管以来,出水水质平稳,污水处理量也在增大。”张丙申认为,乡镇无论从技术工艺还是后期运营上,都无法像专业的环保公司一样,让污水处理厂发挥实效。

  张丙申认为,这种委托建设经营一体化的优势在于,企业对于污水处理的专业化更有利于保障水质稳定处理,降低成本和风险,同时污水处理厂从政府剥离后,更有利于政府部门对其加强监管。有利于破解乡镇污水处理厂少资金、缺技术、无人才的三大难题。

  据丹江口市习家店镇污水处理厂厂长李元明介绍,每天收集镇上污水800多吨,再加上水电、药剂和人工费用,要维持运行一年至少得40万元,乡镇根本无力承担。只有以县城为单位统筹资金负责,乡镇一级解放出来参与监管,才能保证乡镇污水厂的政策运营。

  同时,十堰这一作法也对破解当前乡镇一级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人才技术与经验匮乏的问题,确保专业人做专业事。

  水源地污水收集处理仍需突破多重掣肘

  在神定河下游的主河道水质净化工程处,十堰深港产学研环保技术公司总经理王波告诉记者,公司采用人工快渗技术,让出水达到地表水三类水质,总投资近6000万元,采用的是政府与企业PPP合作模式,企业垫资建设运营,缓解了政府财政一时的压力。

  据当地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过去污水管网建设滞后,管网铺设资金缺口较大。根据十堰市排水管网建设规划,全市需铺设1409公里管网,初步估计投资需12亿,但大部分资金由地方自筹,资金压力较大,所以十堰探索PPP模式,全面推行污染治理设施第三方建设运营。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城镇污水、垃圾收集不彻底,与规划概算不足,项目批复时降低标准密不可分。一些乡镇污水处理厂规划是一级A标准,批复时为一级B标准,设计能力不足;污水处理厂由于国家压缩上报投资概算,重新设计时管网规格大改小,也容易致使部分污水无法收集,存在污水溢流现象。

  另外,由于水源区各县市大多为国家和省级重点扶贫开发县,地方财力有限,不堪重负,项目建设推进缓慢。因为需要地方配套,常常是项目建得越多,地方财政贴的越多。

  一些水源区基层干部建议,为加强水源保护,保障水质安全,国家应进一步加大对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区污水处理厂和垃圾处理场建设的政策支持力度,减轻地方财政负担,提高地方政府积极性;同时,重视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场的管理运行,通过财政转移支付,按比例承担运转费用,保障项目的正常运行和水源安全。